申鑫转让有何新进展?朱炯和球员愿留下重新来过

截至目前,申鑫还剩下最后三场中甲联赛的比赛,能否善始善终、体面地结束这个赛季,用秦蘋的话来说,“走一步看一步了。”2012年,原本已被“宣判”从中超降级的申鑫得益于大连实德的退出,递补回到联赛,获得新

球队降级后,主教练朱炯曾在发布会上呼吁懂得足球规律的老板能来收购申鑫,他直言这是“最好的时机”,并坚信申鑫只需要比其他球队更少的投入便足以生存得很好。

转让进展?球员还想留下来

这赛季早些时候,俱乐部总经理秦蘋曾对预期投入作了介绍,“在中甲,想冲超的球队需要投入三个亿左右。如果维持在中游水平,一年的投入应该在七八千万,就像我们申鑫去年那样,我们就花了大概8000万,如果要保级的话,最起码也要花5000万。”当时他希望俱乐部今年的投入能控制在5000万左右。

对于中国很多职业球队来说,5000万人民币显然算不上一个太大的数字,甚至可能还抵不上一名外援的年薪。

“2013年、2014年的时候,一年8000万的投入,在中超就能过得比较充裕了。”秦蘋还曾感叹,“现在在中甲都要接近两个亿的投入,有些球队都是好几个亿投下去。”

两相对比,申鑫这样由民营资本掌控的小球会自然“经济实惠”得多,通过建设梯队、培养人才另辟蹊径,哪怕投入向来不多,球队依然能一度在崇尚金元的残酷联赛中活得有声有色,甚至还在职业联赛动辄欠薪的年代里,以从不拖欠工资成为了令其他中超球员羡慕无比的稳定球队。

只可惜随着俱乐部母公司衡源集团的经营情况出现问题,申鑫自去年年底就出现了持续的欠薪情况,老板徐国良的部分资产也被冻结,到了这个赛季中后期,就连征战客场的费用都成为了沉重的负担。

上个月与新疆一役前的“罢赛风波”过后,俱乐部和球员达成了一致,前者许诺在10月中旬补发8月的工资,否则球员将不出席19日与呼和浩特的客场比赛。

截至目前,申鑫还剩下最后三场中甲联赛的比赛,能否善始善终、体面地结束这个赛季,用秦蘋的话来说,“走一步看一步了。”

2012年,原本已被“宣判”从中超降级的申鑫得益于大连实德的退出,递补回到联赛,获得新生。今年,联赛里另外两支和申鑫一样长期陷于资金困境的球队,四川已经有了新的投资人,辽足还有打附加赛的希望,既缺资金也没成绩的申鑫或许不会再像当年那么幸运。

当降级一事尘埃落定,球队的未来依然扑朔迷离。10月5日,申鑫的球员们结束休假归队,目前球队的训练一切正常,但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最终消息——究竟是解散还是活下来。

积极的信号不是没有,有潜在投资人向俱乐部了解情况,毕竟球队品牌和底蕴兼备,征战中乙所需的投入也不算太高,综合来看是笔不差的买卖,但考虑到情况复杂,接手与否尚存很大不确定性。

有球员表示自己想等到一切有眉目后再考虑明年的归宿,“第一选择肯定还是这了。”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等待的煎熬远没有结束。

朱炯:有信心带领球队重新来过

在以往的采访中,朱炯曾不止一次谈起申鑫的生存之道,在他看来,低投入的小俱乐部需要形成一套自给自足的培养模式,从青训到成年队都使用同一套足球理念。在首次执教申鑫的四年里,朱炯培养出了朱宝杰、陈志钊等一批优秀球员。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球员在来球队之前,用朱炯的话说,都是“不起眼的,没人要的,没人是花钱买的”,但这些球员最终能大价钱卖出去,正是以他为首的教练组和俱乐部管理层在同一套足球理念下共同努力的结果。

高投入和超级外援能在短期内提升球队实力,但更多的中甲俱乐部不具备这样的财力,他们必须有自己的生存模式,有自己的青训,培养出自己的人,甚在经营理念等方面都注入自己独特的东西。

“当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和财力的时候,显而易见,我们不能迅速的去改变球队的实力、现状,你只能说按照现有的这些球员,给他们正确的道路,按照客观规律去做事情,然后等待有成果的那一天,或者说有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朱炯曾解释道。

“俱乐部每年成绩的名次是多少不是主教练个人能确定的东西,因为短期成绩有更多更直接的影响因素,难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去涵盖所有的足球标准。”朱炯说,“但俱乐部风格的形成,人才的涌现才是长期的生存之道,这需要统一的理念和比较长时间的积累。”

如今,当球队在内忧外患的多重打击之下无奈降级,朱炯依然坚信申鑫可以重新来过,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力量的积蓄后再度爆发,一如十多年前他在南昌时那样,“只要有老板懂这个规律,给这个时间,给这个耐心,我相信我的团队会比别人都做得好。”

鸿运国际 银河优越会 ag平台 新濠影汇网上娱乐

上一篇:德甲情报:狼堡联赛3轮不胜 球队3名主力伤缺
下一篇:服务大家成就小家